• 不能说的秘密

    昨天他死了,他也死了。昨天他哭了,他也哭了,他也哭了。昨天她哭了,她也哭了。他死了,死的很惨,身上全是血,脸都看不清是什么样的了,可怀里的那捧鲜花却安..

  • 王岩家的房子

    蔡昌旭王岩家的房子倒了。那天晚上王岩在酒馆喝完酒,醉醺醺地走到家门口,才发现,家已经变成了一片瓦砾。王岩家的房子早就有要倒的迹象。邻居老丁指着墙上的裂..

  • 弄堂南北

    那是一条幽长昏暗的弄堂。抬头,满天五颜六色的衣服招摇着,风一动,便群魔乱舞。我不喜欢这上海,自然也不喜欢这弄堂。至于,这弄堂里故作仪态万千的胖女人,每..

  • 辉和云的故事

    蔡昌旭辉所在的办公室分来一位大眼睛、长头发的女孩,叫云。云的到来,像是一缕沁人的清风,给原是清一色男性工作空间,注入了一种活力,带来了一丝清凉。办公室..